冉冉升起

故事时间:2023-11-16阅读:202

当红小花被曝怀了影帝的孩子,作为他的妻子,我冷道:想给别人儿子当爹,也别怪我儿子不认你!

吴圆吴咕娱乐圈

最佳回答

admin

admin

推荐于:2023-11-16

当红小花被曝怀孕,众人觉得孩子是影帝的。面对大家的猜测,影帝只是含笑不语。作为影帝的隐婚妻子,我看着屏幕上的两人,冷眼道:“沈轩,既然那么想给别人儿子当爹,也别怪我儿子不认你这个爹了。”【爆!当红小花宋栀竟未婚先孕,孩子的父亲是…】我正坐在沙发上刷着手机,看见眼熟的名字,瞳孔一颤。点进去一看,里面是一份被泄露的孕期报告。名字那一栏写的正是回国没多久的小花宋栀。就在网友们纷纷猜测孩子的父亲时,狗仔又放出一则视频。我看到视频后,手机险些滑落在地。里面出现了沈轩,我那本该忙着在外地拍戏的老公。他小心翼翼地扶着宋栀慢慢地下车,手里还帮她拎包。甚至还有他们一起逛母婴店的照片。视频发出之后,引起轩然大波。“天呐,他俩什么时候又在一起的?居然连孩子都有了?”“所以现在怀孕的都是明星吧!”“过期糖有点好磕。”所有人都知道,宋栀是沈轩的前女友。但没有人知道,我是沈轩的妻子。此时的我,还怀着他九个月大的孩子。“老婆,我回来了。”沈轩回到家,我注意到他手里提着两个购物袋。察觉到我的视线,他扬起嘴角,晃了晃手中的袋子:“看我给和孩子买了什么?”我垂下眼帘,发现里面是一条G家的高定裙和两件婴儿穿的衣服。他俯下身吻了吻我的额头,轻轻环抱我。“我今天路过母婴店,给我们未来的孩子买了两套衣服。”“当然,你怀孕也辛苦了,我给你准备裙子。”我不禁有些好笑。怀孕八个月以来,他从来没有给孩子买过这些。我从他怀里挣扎出来。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我举起手机,屏幕显示的是沈轩宋栀两人的绯闻。他扫了一眼,没急着解释,只是含笑道:“吃醋了?”我冷笑一声:“我问你,宋栀怀的是你的孩子吗?”“当然不是!”沈轩蹙起眉头:“你先别生气,我和她只是刚好在附近遇到罢了。”我也不认为孩子是他的,毕竟宋栀回来没多久。“网友们只是跟风附和而已,过一阵子他们就不关心了。”他亲昵地拍了怕我的头:“娱乐圈都这样不是吗?你知道的。”是啊,他和宋栀是娱乐圈里的热门人物。任何行为都会被人无限放大。而我只是他见不得人的隐婚妻子。我拍开他在我脑袋上的手:“所以你不打算澄清是吗?”他还没有说话,我已经从他眼睛里读懂了他的想法。无非就是觉得现在澄清就是在欲盖弥彰。总而言之,就是要冷处理。见我脸色不好,他继续补充:“放心吧,等我下部剧播完,我直接在网上说我已婚,妻子是圈外人。”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我:“你看这样行吗?”“别气了,为了我们的孩子。”我突然感觉有点讽刺。原来你还知道我怀了你的孩子。此时,门铃突然焦急得一遍又一遍地响起。沈轩松开我去开门,我跟在后面一看,居然是宋栀。她满头大汗,头发有些凌乱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。见到沈轩那一刻,她眼眶通红地扑到沈轩怀里:“救救我。”“你怎么来了?”在扶着宋栀的同时,沈轩慌张地看了我一眼。“我、我前夫找到了我的住所,他赖在那里不走。”宋栀的眼睛哭得通红:“求求你让我待一会儿,他看到我会打我的。”“这…”沈轩的表情有些为难。宋栀注意到了他停留在我这的视线,也跟着转过来。“嫂子,我实在是无路可走了才来求沈轩的,你别怪沈轩。”“沈轩又不是警察,你来这求他有什么用。”我平静地回望过去。宋栀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么回答,倏尔捂住肚子缓缓俯下身。手机铃声响起,她接过后随即凄惨哭喊道:“我没钱了,你不要打来了。”她蹲在地上掩面哭泣。我看着沈轩的手握紧了又松开。神情是我许久未见的慌张。果不其然,他心软了。“冉冉,她现在怀着孕,刚回国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的。”他拉起地上的宋栀,帮她抹掉眼泪。“她在怎么说也是我的朋友,我不能置之不理。”“先让她在我们家待一阵子,我会另外帮她找好住所的,不会打扰你的。”说完竟直接将宋栀带去我们的房间。沈轩因为忙,家里的一砖一瓦的装修都是我来负责的。除了床上的被子,是他挑选的,而那被角处绣着一朵盛开的栀子花。我快步向前拦住他:“你居然敢带她睡我的卧室?”“她现在肚子痛的厉害,客房的被子床单还没铺好。”“那我呢?难道你让我一个孕妇睡沙发?我怀的还是你的孩子。”“等宋栀不痛了,我会让人去客服把房间收拾好。”见宋栀痛的厉害,他直接拦腰抱起,避开我的身子走去房间。我没有错过宋栀望向我的眼神,里面布满了得意和嚣张。“张姨。”我叫来了原本在厨房做饭的阿姨。“怎么了太太。”“我和沈轩卧室里的被子有点脏了,你帮我拿去洗一下。”沈轩的脚步一顿,转过头来:“江冉,你一定要在这个时候无理取闹是吗?”见我和沈轩的脸色不太好,张姨连忙道:“太太如今怀孕了,确实需要注意点卫生,以免被不干净的东西刺激到了。”她说完眼睛瞟过宋栀,紧接着道:“这位小姐肚子不舒服的话先在这坐会儿,我现在就去把客房收拾一下,这样可以吗。”沈轩冷着脸点了点头,将宋栀放在沙发上坐着。我看着她像个女主人一样把腿放在茶几上,正要开口,便听见宋栀惊讶的声音。“好香啊,张姨你是煲了什么汤吗?我可以喝吗?”“不可以。”张姨抱着卧室里刚换下的被套下楼,闻言道。“抱歉先生,那是太太的药补,也不知道这位小姐适不适合,万一伤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好了。”宋栀瘪嘴,委屈地望着沈轩。我看着两人的互动,突然觉得没劲。给张姨一个眼神后,我离开了别墅。“冉冉,你去哪儿?”我在沈轩刚出道那一年就喜欢上了他。我的小说被翻拍了,导演邀请我来当编剧。他饰演了一位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。那天我看见他在背台词。咖位大的演员都有专门的车提供休息,而他只能在烈日下随便找个地方坐。似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,他抬头向我笑了一下。我压下被偶像注意时激动的心情,看似冷静地走过去随意找了个话题问:“台词背熟了吗?”他点了点头:“已经很熟了,还有些情感我想再琢磨一下。”我打趣道:“要是每个演员都像你那么努力就好了。”“我喜欢拍戏。”他眼睛闪烁着光芒:“演员是我的梦想,是我追求的事业。”我看得出来,他真的很爱这份工作。剧播出之后,在各平台爆火。沈轩的戏份不多,但人设出彩,足以让他涨了不少粉丝。可即便如此,没有后台的他,资源也没有提高,后面几部戏几乎毫无水花。直到他与宋栀的恋情曝光,事业更是一落千丈。两人迫于舆论被公司要求分手。再次见到他,是在他另一部戏的杀青宴上。我被他们剧组里工作的朋友拉来一起庆祝。灯光下的沈轩却不似初见时那样开朗,他变得阴郁。见到我出现,他只是对我客气地笑了笑,转头担忧地望着被灌醉的宋栀。我循着他的目光,瞧见被周围人使劲灌酒揩油的宋栀,不禁有些皱眉。正想说话,一旁的女生却拉住了我。“这是她自愿来的。”沈轩死死地盯着宋栀的方向,眼角泛红。“哟,我都忘了还有我们男二号,一起喝一起喝。”邻座的副导演似是才看到沈轩,拿起酒一杯一杯地往下倒。那晚他被灌醉,阴差阳错之下竟然来到了我的房间。事后第二天,他无措地坐在床上。良久,他才说一句:“我会你负责的。”我拒绝了。回去之后,我发现宋栀在那晚的第二天就离开了,去往P国发展。宋栀的离开似乎对沈轩没有什么影响。他开始追求我。他会在进剧组时给我拍照分享日常。他会在获奖时第一时间看向我。他会在我生病时请假来看我。于是我们开始交往了,不到一个月便领了证。为了他的事业,我答应他不公布的条件。在我们结婚的三年里,我看着他从无人问津的十八线演员,成为了娱乐圈里最有潜力的流量小生。“我现在还是事业上升期,不能够常常陪你。”见我失落,他吻了吻我的额头:“抱歉,你再等等,等我拿下大奖,等我成为影帝。”我没有等到他承诺实现,却等来了宋栀回来的消息。在她粉丝拍的接机视频里,我一眼就认出了沈轩的身影。他在人群中给她送了一束栀子花。那一天是我的生日,他回来后给我买了一个包包。许是这天心情好,他哄我特别有耐心。我问他今天怎么了,他眉眼含笑地回答:“路上看到栀子花开了。”栀子花开了,她回来了。我也该退出了。待我快走到小区大门时,沈轩才追上来。“别任性了好吗?”他伸手拦住我的去路。“任性?你把你前女友带回家,还冠冕堂皇地住进我的房间。”见沈轩拦住前方,我索性扭头换了个方向走。“你要我说多少次,我们现在只是朋友!她已经怀孕了难道你认为我和她还有可能吗?”我望着他的眼睛。瞳孔里倒映着埋怨、愠怒和疲惫,唯独没有愧疚。“你们还有没有可能我不知道,但我和你没有可能了。”“你要离婚?”“你忍心看到孩子出生就没有爸爸吗?”我不明白沈轩为什么那么激动。离婚,一个迅速摆脱我,和宋栀名正言顺在一起的方法。激烈的争吵,对已经怀孕的我来说无益。正当我转过身时,一个女人拉着小孩匆匆走过。“什么神经病啊,拿着女明星的照片就说是他老婆,保安怎么搞的这种人都放进来。”我下意识循着女人的目光望去,一个外国男人拿着照片向路人询问。“你们有没有看见这这个女人,她是我的妻子。”对面男人蹩脚的普通话,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。“那个是?”“他是宋栀的前夫,我看他应该是来找宋栀的。”沈轩认出了对方,阴沉着脸。对面的人满脸通红,一看就是喝了酒过来的。可这是高级小区,他怎么会那么容易进来?正当我疑惑时,男人已经走来。他凶狠地盯着沈轩:“你就是视频里陪我老婆逛街的人?”沈轩没理他,二话不说拉着我离开。可男人还是依依不饶,快步向前拦住我们的去路。“我老婆呢?你带她去哪里了?”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如你所见,旁边这位才是我的妻子,她还怀了我的孩子。”男人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,随后对沈轩嗤笑道:“你当我傻吗?我可是认识你。”“你不是那位导演身边的大红人吗?”瞧见沈轩忽然不安的眼神,男人继续道:“别怕,只要你把宋栀欠我的钱还给我,我就放过她,”见沈轩依旧不为所动,他恼怒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。沈轩瞳孔微颤,将我挡在身后。在两人拉扯的过程中,我瞧这架势不妙,躲到一旁去报警。可电话还没打通,那男人就冲上来,一把拽住我的头发。我被扯着头皮往后倒,手仍没忘记扶住我的肚子。“你个贱人,是不是想报警。”随后他更是直接一巴掌甩到我脸上。我跌坐在地,血液沿着大腿流下。“冉冉!”男人见大事不妙,猛地推开沈轩跑走。沈轩急忙把我送到医院。“别怕,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。”我躺在病床上,冷汗浸湿了我的头发。“别担心,放轻松。”沈轩紧紧地抓住我的手,柔声安慰我。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可这并不能缓解我的痛苦。身体宛如被撕裂了般。我觉得自己快要痛晕过去,沈轩一直在耳旁继续安慰:“等我们的孩子出生,我就发博官宣我要当爸爸了。”“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是最幸福的小孩。”“你要坚持住啊。”我渐渐冷静下来,努力调整呼吸。“不好了,不好了。”恍惚中我看到一个女生匆匆跑来。那是宋栀的助理。“宋栀她刚刚被一个男人吓得羊水破了,导致早产。”“她流了好多血呜呜呜,沈轩你去看看她吧。”“我太太也要生了,你先去看着她吧。”沈轩却扭头不去看她,冷言拒绝道。话虽如此,但我察觉出他握着我的手逐渐松开。“你要是走了,就别回来了。”我死死地盯着他。眼见沈轩还在犹豫挣扎,宋栀的助理干脆过来扯住他。“宋栀一直在喊你的名字,如果你不去,她会疼死的。”腹部蓦然一痛,我下意识抓紧了他的手。“宋栀在国外的时候过得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,你又要抛下她一个人吗?”我看不清沈轩此时的神情,却能感受他的手在颤抖。良久,他一根一根地掰开我的手指。“我先去看看她,等我。”他揉了揉我的脑袋,手指擦去我脸上的汗珠。“相信我,我爱的人是你,答应你的东西不会变的。”疼痛让我没有力气去推开他。我望着他,眼里满是恨意。你就那么爱她吗,沈轩。就连我们孩子出生的这一天也要抛下我。你不要我,不要我们孩子。那我也不要你了。我独自一人被推进了手术室。“坚持住,深呼吸。”一旁的女医生耐心安慰道。我躺在冰冷的病床上。眼睛早已哭肿,身体痛到麻木。“出来了出来了。”我松了一口气。在昏睡过去之前,我没忘记打电话给助理:“帮我准备一份离婚协议,再查一下宋栀的前夫。”“还有,帮我给沈轩准备一份‘礼物’。”

上一篇:虚妄

下一篇:我的婚姻是一场阴谋

我来回答

  • 验证码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