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盏流年

故事时间:2023-11-18阅读:211

古代言情顾棠糖
半盏流年

最佳回答

admin

admin

推荐于:2023-11-18

我是史上最惨穿越者。 为了救我的丈夫,在一本权谋文里殉情了七次。 最后我成功改变了剧情。 我的丈夫活了下来。 可他却娶了别人。  “宁将军曾对太子有庇护之恩,宁瑶姑娘又与太子青梅竹马,一会儿若陛下要赏赐姑娘,奴婢好言劝姑娘一句,切莫求些够不着的东西。” 进入朝殿前,锦绣姑姑还在低声叮嘱。 “到了,姑娘进到里面,生死便不由您自己了,有些话还是想好了才能出口。” 我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,乖巧点头,笑着说好。 皇宫森严,十步一岗。 入殿前,我逆着光回头,看了眼身后走过来的高高台阶,竟有片刻的恍惚。 因为没有人知道。 这已经是我第七次走过这条路了。 前面六次,皆由鲜血铺就。 还是第一次这样干干净净地走上来。  我叫付姩,是个穿越者。 跟其他穿越者不同的是,我被困在了一本书里。 这已经是我在书里的第七次穿越了。 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,我惶恐多过震惊。 因为我知道这是一本权谋文。 文中的男主,会在历尽磨难坎坷后,君临天下。 但男主是作者的亲儿子,有光环护体,那些磨难和坎坷不会真落到他头上,只会让他身边的人替他去承受。 命大承受住的,日后苦尽甘来,跟着他荣耀加身。 命短的,连第二天太阳都见不到。 我向来胆子小,没想过去抱什么主角大腿。 也没有那种“我穿越了我就是女主”的作死觉悟。 我只想平安地活着。 而身在异世,想要平安活着,就得低调苟命。 为了苟命,也为了远离剧情,免得不小心被殃及池鱼,我躲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小村庄。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。 我只知道在这个皇权至上,一不小心就会被嘎掉的异世。 只有把自己伪装好,活成历史背景墙上无人察觉的尘埃,才能更好地苟命。 所以为了当好背景板上的尘埃。 我还在村里热心大娘的撮合下,把自己给嫁了。  我嫁的男人叫叶肃,是个话不多的猎户。 但他长得很俊。 可能是那张不苟言笑的俊脸上,有一道长长的刀疤横在眉峰上,显得有那么一点点凶了。 才导致他二十多岁了都没娶到媳妇。 他一开始也是没打算娶我的。 但架不住我见色起意,一天到晚满山头的在他面前丢手绢。 直到手绢都丢得卷边了。 我忍无可忍,威胁他再不娶我,我就去丢村里的二麻子。 他这才既无奈又好笑地捡了我的手绢。 第二天便请来媒人上门提亲。  简简单单的三书六礼过后。 我们在小村庄里办了一场于小村庄而言非常隆重的婚礼。 婚礼当晚,他好像比我还高兴。 喝得醉醺醺的,像个大傻子一样凑到我跟前,掀起红盖头,捧着我的脸嘿嘿直笑。 我问他:“笑什么?” 他整张脸都埋到我脖颈里,呼吸温热,许久才低声说:“我捡到了宝,可我怕捧不住,也怕旁人抢走。” 我俯身听了个清,笑着打趣他。 “那把宝给我,我给你藏起来。” 他闻言,微微抬头。 半眯着的眼睫下,看着我的笑容里带起了一抹促狭。 之后气氛到了。 洞房花烛这道流程也就水到渠成顺其自然了。  婚后叶肃待我很好。 家里家外所有的活儿都没舍得让我沾手。 我穿越以来为了生存而磨得粗糙不已的双手,也在被他娇养了一段时间后,渐渐白嫩了许多。 他依旧隔三差五会进山打猎。 每次回来,都会给我带几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,或者小野鸡。 有次还带回了头小野猪。 小野猪自小就喜欢逞凶,关进栅栏里把我的小兔子都咬死了好几只。 我气得追着他让他赔。 他赔了一个小胚胎在我的肚子里。 那时,我做梦都没想过有一天,我会心甘情愿怀上一个古代男人的孩子。 甚至觉得,这场异世之旅就是为他而来的。 因为叶肃真的很好。 好到让我忘记了身处异世的恐慌,抚平了我对现代家人的思念。  而有孕之后,他变得更加小心翼翼起来。 进山次数减少了。 一有空就会亲手做些小孩子的玩具。 大到孩子日后骑的小木马,小到孩子长牙时的磨牙棒。 还有精致的小弹弓,绑了蝴蝶结的拨浪鼓。 他全都亲手做了一份。 有次半夜醒来,我甚至看到他在做针线。 被我发现了,他窘迫地摸了摸脑袋,支支吾吾了好半天,才老实交代。 说是听村里的大娘们说,孩子出生后穿的第一件小衣,得由父母亲手来做,孩子穿上才会平安顺遂。 他记在了心上,回家就自己学着做了。 甚至还先给我做了几件。 我听得哭笑不得,又感动不已。 一个男人能为妻儿做到这种地步,别说是在男尊女卑的古代,就算是放到现代,都已经算是稀有的了。 我觉得我才是真正捡到宝的人。 捡到一个不善言辞,却总会默默付出行动的宝。  日子如流水。 我本以为我和叶肃,会一直这样平凡又幸福地生活下去。 直到我们终老,直到这个故事结束。 可老天爷闲得慌,没事就喜欢捉弄人。 在我怀孕第三个月的时候,叶肃带回了一个叫温知意的少年。 少年五官俊美,气质孤傲,简陋粗衣都难掩其矜贵。 叶肃说是他表弟,要借住一段时日。 可我看着少年,只觉遍体生寒。 看过原著的我,怎么可能不知道那腹黑隐忍多年的男主,名叫温骄,小字就叫知意呢? 作为穿越者的我还是没能躲开主角。 那我的丈夫呢? 我惶惶不安,不敢去猜想他的身份。 但我还是知道了。 曾经我引以为傲的好记性,让我后知后觉地想起,叶肃这个人不过是书中被几笔带过的炮灰。 他的确是温知意的表兄。 但同时也是负责保护他的暗卫头头。 他们是亲表兄弟,也是君与臣。 书里的叶肃,好像生来就是为了保护温知意的。 他的高光时刻,是日后温知意带大军杀回长安,夺得帝位之日,为他挡箭而死。 那是他在书里唯一一次出场。 寥寥几句话,便交代完了他忠心耿耿从生到死的一生。 如果不是温知意的出现。 我可能永远都不会想起,书里有那么一个被几笔带过,极其容易被人忽视的炮灰,会是我的丈夫。  自从知道叶肃的身份后,我陷入了更深的恐慌中。 我不想让他死,我想改变点什么。 比如,杀了温知意! 可还没等我动手,叶肃就安排好了一切,留下一封书信,跟着温知意去了长安。 我紧赶慢赶地追去,还是迟了一步。 他为了救温知意,成了那场宫变的第一个炮灰。 我也在见到他尸体的瞬间,情绪激动下没了孩子。 丈夫和孩子同一天离我而去,我悲痛欲绝,瞬间觉得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没了意义。 悲愤之下,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我竟夺了旁人的剑,一剑抹了自己的脖子。 我是想殉情来着。 可我没死。 反而穿越回了刚嫁给叶肃的第二日。 他还活着,温知意也还没有来。 我惊喜的同时,也微微意识到。 我这种情况,可能是被困在了这本书的某部分情节里了。 但我没管那么多。 我只迫切地想要救下叶肃,阻止他成为炮灰。  这一次,我谨慎地没敢让自己怀上孩子。 因为我已经承受不起再失去孩子的痛苦了。 我不动声色地筹备了小半年,顺利地在温知意被带回来的当天晚上,在他的饭菜里下了剧毒。 可惜他男主光环太强大,吃了一大碗剧毒拌饭都没死。 甚至连血都没吐一口。 反而是叶肃觉得自己失职,跑出去了半日,回来后背上全是鞭伤。 他让我给他上药。 我知道他是故意的,他知道是我下的毒。 我狠狠地将药拍在他纵横交错的伤口上,心疼得眼泪直掉。 我问他:“假如我和温知意同时掉进虎口,你先救谁?” 他怔了下。 抿着唇,盯着我,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个假设的可能性。 我生气了,跑出去哭了一场。 但我没想到这个假设会真的发生。 在温知意又带兵杀回长安城那日,有两支箭矢直直地朝我们疾速飞来。 像是故意要让他做出选择一样。 千钧一发之际,叶肃推开了温知意,将我紧紧护在了怀里。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。 在他心里,君是他必须拿命保之人,妻却是他甘愿舍命护之人。 他忠他的君,也爱他的妻。 所以他又死了。 我没有任何犹豫,再一次提剑抹了脖子。 果然不出我所料,我又穿了。  这回的时间线又往前了些。 来到我还没嫁给叶肃之前。 我呆呆地站在山脚下,手里还攥着那方丢得都卷了边的手绢。 看到手绢,往事瞬间浮上心头。 我眼泪止不住地又开始往下掉。 我想起这是我追着叶肃丢手绢的第二个月。 可手绢都卷边了,他还不来捡。 越想越伤心。 我索性不再压抑,放声大哭起来。 哭声才起,一道清冽中带着几分慌乱的声音猝然闯进我耳中。 声音的主人说:“别哭了,你重新再丢一次,这次我不跑,我捡起来好不好?” 我止了哭声,抬头望去。 叶肃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,慢慢走近,拿出个野果在衣服上擦了又擦。 最后递到我面前。 “吃吧,我尝过了,很甜。” “真的?”我问。 “真的,方圆几里的野果我都尝过了,这是最甜的。” 他点头,严肃且认真。 我吸了吸鼻子,接了野果,咬了一口。 甜得我恋爱脑附体,又一次嫁给了他。  温知意再来的时候。 我没再对他下毒,也没想再弄死他。 只在他们又一次前往长安去的时候,我把全部家当拿了出来,去镇上打了一件刀枪不入的软甲。 我想着,既然叶肃注定要死在箭下。 那这次有了装备,他至少能苟回条命吧? 然而我还是低估了剧情君的无情。 叶肃这次没死在箭下。 在温知意大军入城前,温知意的小青梅,也是本书女主宁瑶被抓了。 据说是中了激将法,自愿跟着人家走的,为的是想看看自己在温知意心里的地位。 我只想说她有毛病! 温知意也是个有毛病的。 得知后,单枪匹马的就去救人。 可最后他和宁瑶没事,叶肃却为了救他们,从几丈高的城墙上摔下,活活摔死在了我面前。 我气疯了。 也身体力行地发了个疯。 在温知意夺得帝位当晚,我一刀抹了他小青梅的脖子。 既然要痛失所爱,那就一起好了。  我又一次死了。 这次是在温知意震怒和惊恐的目光下,被宁瑶她爹一刀捅了个对穿。 毫无悬念,我很快又睁眼活了。 这次时间线更早,我回到了刚来到小村庄这年。 连续死了三次,我有点累了。 我不想再继续一个人孤军奋战地去改变剧情了。 我直接来到叶肃的住处。 他现在还不认识我。 见我怒气冲冲地来,熟门熟路进了他的小屋,他提着两只血淋淋的山鸡站在门口,整个人都是蒙的。 他可能觉得我有什么大病吧! 因为我进了他的小屋,还扯着嗓子喊想喝汤。 他脾气出奇的好。 还真去给我炖了锅野鸡汤。 等我喝饱了,他才问:“你是谁?” 我抬眼,回他:“你媳妇。” 他愕然一瞬,惊疑片刻,蹙起剑眉,然后很快接受。 我:…… 不管了。 反正接下来的话里,不管他震不震惊,相不相信,会不会将我当成有病的。 我都把所有的事给他说了一遍,包括他已经死了好几次的事。 他听后垂着眼睫沉默了好久。 久到我都有些犯困了。 他才重新有了反应,突然温柔地捧住我的脸。 一如新婚那次。 他问我:“疼不疼?” 我怔住:“什么?” “自刎的时候,被刀捅穿身体的时候,是不是很疼?” 这人,关注点总在别人之外。 我眼眶一下就红了。 疼不疼一刀下去还真没怎么感受到。 就是他每次死在我面前的时候,心是真的疼。 “对不起。” 他突然道歉,声音很低很沉。 像是在责怪自己没保护好我,让我跟着他死了一次又一次一样。 我心疼又生气,怒道:“我不要对不起! “我只要你多爱惜一点自己的性命。 “叶肃,是你在这个世界给了我一个家,让我觉得这个我恐惧的世界也是美好的。 “所以这个世界要是没有了你,于我而言就真的没有任何意义了。 “叶肃,你为我活一次好不好?” 说到最后,我已经语不成调。 他敛着眉眼没有接话,只一把将我捞进怀里。 箍得紧紧的,勒得我骨头疼。 其实我说那么多,不过是希望他能给我一个承诺,一个他会保重自己,不会轻易死去的承诺。 可他像是知道自己既定的命运。 嘴巴像是被电焊牢牢焊住了一样,什么也不说。 甚至连娶我,他也不说了。  这次温知意都来了,他都还跟我干耗着。 似乎是觉得不娶我,我就不会因为他一次又一次死掉一样。 不过温知意这次来得比前几次都晚。 只待了一个多月,就带着叶肃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小村庄。 他们没有留下只言片语。 却为了阻止我再跟去长安,派人暗中盯住了我。 我费了好大的劲,才摆脱他们派来的那些人,火急火燎地追去。 有了前几次的经历,我抄了近路,很快就追上了他们。 但我很生气他这次不娶我。 还不带我一起去,甚至让人打晕了我好几次。 所以我决定改变下策略。 我先他们一步来到长安,在宫变那日,轻车熟路地混进了宫。 并在叶肃飞身出去给温知意挡箭的刹那,我也扑了出去,挡在了他面前。 箭矢直中心房,疼死了。 “姩姩!” 在看到是我给他挡了箭时,叶肃瞳孔大睁,眼中全是惊慌失措。 跑来抱住我的双手都在打颤。 “没事的,我带你去找御医,你一定会没事的。” 他在安慰我。 但更像在欺骗他自己。 “叶肃……我好像把你救下了。” 我脸色惨白,呼吸都在疼。 但还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力撑了一夜。 直到看到温知意赢了,叶肃也还活着,才放心地咽下最后一口气。 我死了。 可我又又又又又活了。 我很疑惑。 剧情都发生改变了,叶肃这个既定的炮灰都活下来了。 为什么我还在继续往回穿? 我有瞬间的崩溃。 也终于意识到被困在某部分剧情里无限循环的可怕后果。  这次的时间线又往前了一大截。 直接来到温知意受手足陷害,被褫夺封号,发配青州的路上。 我远远看着在那边树下啃大饼的温知意。 真的,再次想弄死他的心藏都藏不住。 因为他,我和叶肃都死了多少回了。 他居然还能啃大饼! 可能是我的杀意太明显,温知意察觉到了,猛地抬起头,眼神犀利地朝我看来。 但也在同一时间。 一伙黑衣人突然从天而降。 他们目标明确,要温知意死。 好在负责温知意安危的暗卫都不是吃素的,见情况不对,立马从暗处跳了出来。 一场激斗过后,黑衣人全军覆灭。 而旁观的我眼前寒光闪现。 下一秒,一把长剑骤然横到我面前。 我慢慢抬眸。 看向拿剑指着我的叶肃,对上他一次比一次陌生的目光,忽然觉得委屈极了。 “你拿剑指我? “你居然拿剑指我! 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头撞死在你剑上?” 我没控制住委屈大吼。 还梗着脖子不怕死地往前凑了一步。 他冷得能掉冰渣的眼底闪过一抹错愕。 几乎是下意识地,手里的剑慌忙回了鞘。 旁边的暗卫看到,赶忙道:“肃哥,她看到了我们,宁可错杀不可放过!” 一听这话,我气不打一处来。 狠狠剜向开口说话的那暗卫,怒怼了回去。 “杀杀杀!杀个屁啊杀! “我是他媳妇,杀了我你给他当媳妇啊!” 那人似惊又恐地瞪大了眼睛。 看了并没有当即反驳的叶肃一眼。 又看了自家主子一眼,默了默,选择了闭嘴。 其他人也都露出了个相同神色。 只有叶肃在听了我的话后,眼神复杂地看了我好几眼。 然后走到淡定如老狗的温知意面前,低声不知说了什么。 反正我就这样入了他们的伙。 不知道是不是上一次叶肃没死改变了点剧情。 这次他没再提前到青州准备。 反而带着我躲在暗处,一路保护温知意去到流放地,还在温知意落脚的茅草屋旁边安了个家。 对外,我的身份还是他媳妇。 但这次我出现的时机不对,他对我一直带着防备。 晚上更是视我如洪水猛兽。 我累了,随他吧!  定居之后,他和以前伪装成猎户的时候一样。 依旧每天早出晚归。 而隔壁温知意的茅草屋倒是热闹得很。 白天全是拜访他的人,晚上全是刺杀他的人。 如此长达两年。 终于,在那些废物两年的刺杀下,温知意毫发无伤,倒是羽翼渐丰,开始反击往长安杀去。 皇宫里再一次血流成河。 温知意那些亲兄弟,大的小的,无辜的不无辜的,全都被他砍西瓜一样。 一刀一个,砍得干干净净。 他简直就像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,让人毛骨悚然。 鲜血如盆泼,地面似再无别的颜色。 就在我的眼睛将要被血色染尽时,一只温热的大手覆盖住了它。 “别看,脏!” 叶肃不知何时来到了我身后。 我闻到了他身上浓重的血腥味,缓缓回头望去。 他一脸血渍,胸前多了个窟窿。 我白着脸看着,僵硬地攥起半截袖子,想帮他堵住从那个窟窿里流出来的血水。 可怎么堵都是徒劳。 我知道,这是又失败了。 “叶肃,我好像真的被困住了。

上一篇:爱上老公弟弟后

下一篇:被拐走的真千金

我来回答

  • 验证码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