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老太君

故事时间:2023-11-15阅读:3052

古代言情长眠

魏澜均死后,我独自撑起魏家。 这一撑就是四十年。

最佳回答

admin

admin

推荐于:2023-11-15

魏澜均死后,我独自撑起魏家。
这一撑就是四十年。
儿女成才,我出门亦被称一句老封君。
我这一生也算对得起魏家。
谁晓得我病重后,才知道我那一双好儿女明面上对我恭敬,实则巴不得我早点去死。
我一口气没上来,直接晕死过去,再醒来人已经飘在上空,看着他们扶着我的灵柩假模假样的痛哭,怒火中烧。
若我再活一次,我绝不会再管这群白眼狼丝毫!
熊熊怒火将我的理智燃烧殆尽。
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,我只有后悔,后悔这辈子为了魏家循规蹈矩,竟是半点儿都不曾快活。
伴随着这想法我永远长眠下去,没想到还有被叫醒的时候。
听着翠竹在耳边叽叽喳喳的说话声,我怔了许久才回过神来。
望着四周熟悉的布局,我蹒跚起身,坐到镜前。
镜子里的妇人约摸三十来岁,额间虽有一丝华发,可整体透着精神气,未曾有半点死相。
我禁不住捂脸痛哭,万万没想到自己能重新活过来,还变得这般年轻。
「夫人,您别哭,老爷虽然还没有下落,可也没有找到尸首,老爷肯定没事的,府中下人已经都去找了,一定能找到老爷的 」
听着翠竹贴心的劝慰,我逐渐冷静下来,在脑海里回想这事。
确定自己回到了魏澜均遇害这年,我嘴角压了许久才没让自己当场笑出来。
前世魏澜均出门访友,在半道上遇见劫匪,丢了性命,我处理完他的身后事后,一心一意打理魏府。
哪想临到老,我才知道,他压根没死,而是躲在外面和他的心上人逍遥快活去了。
我得了消息去找他,他反而大言不惭,骂我在魏家大权独揽,过了这么多年的好日子还不知足,气的我中了风。
之后又被那些个不孝子刺激,这才一命呜呼。
我唇角溢出一丝冷笑,「不必……」
话音还没落,外头就响起扑天喊地的哭声,我推开门,就见魏筠书红着眼,让人抬着个担架进来。
架子上正是一身血污的魏澜均。
我迅速压下唇角的冷笑,不待魏筠书开口,快速上前,一把将他甩到一边,朝魏澜均扑去。
「夫君,你怎么了?夫君?」我整个身子都压在他伸手,手指暗戳戳的摁着他的伤口。
魏澜均毫无反应,宛若死了一般。
但我知道,他虽然服了假死药,但是能感知到痛的。
见他没反应,我抓起他的衣领,拼命摇晃起来,听着他后脑勺一下下磕到架子上的声音,我嘴角的笑意差点压不住。
魏筠书这才从地上爬起来,见我伸手拍他爹的脸,忙上前来,「娘,爹他已经去了,您别这样……」
「胡说八道!」我血红着眼看过去,泪流满面,「混账玩意儿,你敢咒你爹去死!」
他被我这疯癫的模样吓住,我一边嚎啕大哭,一边死命掐着魏澜均的人中。
直掐出血来,魏筠书才反应过来,上前死死抱着我,「娘!您别这样!爹他已经去了!」
我正好打累了,佯装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,随即直挺挺的倒下去。
翠竹急忙扶住我,「夫人。」
我醒来时,魏澜均已经连棺材都准备好。
不过,想必这会儿魏澜均早已经出府了吧,那棺材里压根没东西。
我赶在第三天出殡前抹了粉,一脸虚弱的扑倒棺材前,拼命喊着要再看他一眼。
余光瞥见魏筠书慌张的神色,我心里差点笑开花。
他好说歹说,直说魏澜均的仪容还没有整理好,待下葬一定让我瞧一眼,我才停下哭嚎。
听小厮来报,说魏筠书急匆匆的出府去了。
我靠在椅子上,眯着眼,魏澜均不是假死跟他的白月光私奔吗?
既然如此,我就让他变成真死!
待魏澜均鼻青脸肿的躺在棺材里后,我揪着自己的大腿,哭的越发情真意切。
来场众人瞧我这撕心裂肺的样子,无不赞我情深。
「魏夫人,还望节哀。」与我交好的姐妹上前相劝。
我拼命捶着魏澜均的胸口,「夫君啊,你就这么走了,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,这偌大的魏府,你怎么忍心丢下我们一家子!」
前世我怕人欺我孤儿寡母,从不在外露出软弱的神情,又因为要撑起魏家,不得不精打细算。
以至于后来,京中盛传我刻薄贪财,却无人知晓我独自一人撑起魏府门户的难处。
如今我偏将这些苦楚都说出来,叫世人都知道。
日后就算是魏澜均活过来,也别想从我手上抢走丝毫东西。
见魏澜均又添新伤,我这才松手,吩咐人钉死棺材,看着他下葬。
魏澜均既然想死,那就让他活活闷死在棺材里,好叫他也尝尝我前世临死时那股孤立无援的处境,解我心头之恨。
魏筠书一旁站着,额头都冒出汗来。
送走来吊唁的人后,我紧绷的身体骤然松懈下来。
然而我还没来得及休息,翠竹便过来说魏筠书出府了。
我立刻让人跟上去,又收拾好仪容,转而去见婆母。
得知自己儿子出事了,婆母很是伤心的痛哭了一场,直接晕了过去。
现下刚醒过来,得知我给魏澜均办了葬礼,她这会儿正搁屋里发疯。
我挤出两滴泪,冲进屋里,握住婆母高举的手,「娘,我知道澜均去世您难受,可也不能这般折腾自己,若是熬坏了心神可这么好?」
我朝翠竹使了个眼神,她立刻带着下人离开。
「你这个毒妇!就是你害死的我儿!」婆母破口大骂。
我红着眼,「婆母,您怎么能这么说我?我与夫君伉俪情深,怎么会害死他!」
婆母一下卡了壳,我就知道她也是知情者,这个老东西!
婆母气的脸上横肉颤动,还要说话。
我压低声音凑到她跟前,冷笑,「不过,娘这么说也没错,不过就算他没死,今日过后,他也该死了。」
婆母震惊的看着我,说话都不利索起来,「你,你,你说什么?」
我勾唇,「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,如今魏府是我当家,娘若是识趣,看在我们婆媳一场的份上,您依旧能保有现下的尊荣。」
「可您若是不识趣,那我只能送您和您的情郎一道去魏家族老那了。」
婆母瞪大眼睛,神情惊恐,看着我的眼神好似看着个恶鬼,牙齿打颤,「你,你怎么会知道?」
怎么知道她表面替公公守寡,实则私底下却跟她的表哥勾搭到一起的吗?
我唇角溢出一丝冷笑,甩开她的手,掏出帕子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,「自然是您的儿子亲口告诉我的。」
这话可不假,这些都是魏澜均在我的棺材前亲口说的。
上梁不正下梁歪,说起来魏澜均没准还是跟他亲娘学的呢!
「娘,您既然不舒服,那儿媳就不打搅您休息了。」我抬高声音,瞥了她一眼,转身朝我走去。
「站住!」婆母急促的嗓音自身后响起。
我停下脚步,回首看向扑上来的婆母,目光一寸寸冷下来。
她神情狰狞,抓住我的胳膊,「你要是敢说出去,我打死你!」
我伸手,将她的手指一根根掰开,「是吗?那不如看看是我说的更快,还是你动手更快?」
婆母脸上的表情僵住,看我丝毫不惧,忍不住咬牙,「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」
我嗤笑一声,「您若是不想这事透露出去,就安心在院子里待着,至于其他的,跟您无关。」
婆母脸色扭曲,「你要软禁我?」
我不置可否,嫌恶的看她一眼,快步离开。
跟着魏筠书的下人傍晚才回来,低着头小声说着自己今日看到的场景。
得知他没有动静,我不免奇怪,心头疑虑更重,吩咐小厮继续盯着。
直到第三日,小厮满脸苍白的回来告诉我说他见着魏筠书去了个小院子。
院子里赫然是死而复生的魏澜均和一个女人。
我手里的筷子掉在地上,吩咐他别声张后,悄摸带着人去往魏澜均的坟冢,这才发现底下竟然早被挖空了。
还真是魏澜均的好儿子,我原以为他已经放弃救父,没想到他竟然在我眼皮底下来了招暗度陈仓,将人救了出去。
既然魏澜均不肯安心去死,那我只能让他生不如死了。
翠竹见我脸色铁青,担忧的看着我,「夫人……」
我摆手,示意他别说话,让人将这儿恢复原样后,转身回府。
我将写好的信递给跟踪魏筠书的小厮,「你从大哥那调些人手,将他二人一道送出京去。」
既然他不肯安心去死,那我就看看,他们这对野鸳鸯在边疆那等苦寒之地还能不能情深似海。
这小厮是我出嫁前大哥留给我的人,哪怕知道我要做什么,亦不会有意见。
更何况,本就是魏澜均对不起我在先。
我靠在椅子上,见翠竹愤愤不平,笑,「行了,如今看清楚他的真面目,总比被蒙骗一辈子强。」
「他既然那般爱那女人,想必巴不得离我越远越好,等到了边关,他应该会十分欣喜吧。」
我捻起桌上的桂花糕咬了一口,甜味在口腔里弥漫开。

上一篇:我那死了三年的前男友回来了

下一篇:再见不见

我来回答

  • 验证码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