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放手后顶流影帝哭惨了

故事时间:2023-11-17阅读:2008

夏林现代言情,虐恋情深,娱乐圈

三年前为救他我嗓子毁了,他却公开示爱影后,后来,知道真相的他,跪着求我原谅


最佳回答

admin

admin

推荐于:2023-11-17

首映会上,毁容三年的影帝露脸,惊艳全场。
他官宣了跟粉丝站姐的地下恋情。
对方一脸娇羞:
「我替我家哥哥谢谢歌后当年的抛弃之恩。」
影帝接过话筒,语气嘲讽。
「歌后?现在不是糊咖了吗?她也配?」
所有记者立刻将话筒对准了躲在角落的我。
我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任何话来。
三年前那场大火,为了救他,我被浓烟呛坏了嗓子。
坐在首映会的角落里,我的手心微微发汗。
四面八方的窃窃私语向我涌来。
「她怎么来了?我记得当年江煜人还在手术室,她就立马提了分手,够绝情的!」
「是啊,这两年都没见她露面,据说攀上金主了。」
「估计是看江煜拿了影帝,又想回舔了吧?」
我有种被游街示众的屈辱感,头越埋越低。
一直等到全场灯光关闭,我才趁着黑暗微微抬起头,等着看一眼将要出场的人。
幕布缓缓拉开,聚光灯下的江煜意气风发,俊秀依旧。
他牵着一个有些眼熟的女生,缓缓走向台前。
「哇!今天江煜要官宣恋情,看来是这个女生了?」
「听说是他的粉丝,真是追星巅峰了。」
「啧啧啧,妹纸这波赢麻了,有人要嫉妒死咯!」
周围的视线有意无意看向我,我握着包带的手紧了紧,身上火烧火燎的疼。
「大家好,我是江煜,这是我的未婚妻,沈安然。」
沈安然?
我想起来了,是从出道就开始追随他的站姐。
我们没分手时,我也曾见过她几次。
当时她总是远远地跟在我和江煜后面。
可现在,她大大方方站在聚光灯下,被江煜牵着手官宣给全世界。
而我坐在阴暗的角落里,像只见不得光的老鼠。
我自嘲一笑,正打算默默离场时,忽然有人将火力引到了我身上。
「听说今天江老师的前女友叶萱也到了现场,两位对此有什么想说的吗?」
人群骤然安静。
沈安然娇羞一笑,挽住了江煜的胳膊。
「当然有了,我要替我家哥哥,谢谢歌后当年的抛弃之恩。」
江煜眼神锁定我所在的方向,一字一顿,满是嘲讽。
「歌后?现在不是糊咖了吗?她也配?」
接着,他单膝跪下,当着全世界的面,给了沈安然一个盛大的求婚仪式。
我心脏一紧,下意识地想把脸藏起来。
但记者很快将镜头对准角落里的我,迅速把我层层包围。
闪光灯频繁亮起,我的眼前开始出现令人晕眩的光斑。
「您今天为什么选择出席首映会,是不是对江煜旧情难忘?」
「听说当年火灾后您因为江煜毁容提出分手,这是真的吗?」
「这两年您退出歌坛,是因为背后有了金主吗?」
我无助地挡着眼睛,想从这窘迫的境地中离开。
人群缝隙中,我依稀看到江煜的脸。
他居高临下看着被媒体围攻的我,眼神冷漠疏离。
「叶老师,请您正面回应一下这些传言吧!」
我被困在角落里,退无可退。
张了张嘴,喉咙干涩作痛,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三年前的那场大火,我为了救江煜,被浓烟呛坏了嗓子。
首映会后,我被困在角落的照片直冲热搜。
大红加粗的标题写着:落魄歌后现身回舔,面对前任质问却百口莫辩。
紧接着,我和江煜当年的恋情被扒了出来。
粉丝拿着他当年千里探班,半夜送夜宵的新闻骂我狼心狗肺。
知情人士也声称我在事故后从未探望过江煜,通过短信提出分手。
一段段文字,一张张照片,充分坐实了我的罪名。
叶萱昔日歌后变落魄糊咖
叶萱白眼狼回舔被打脸
叶萱背后的金主是谁?
……
无数的黑词条涌上热搜。
当晚,沈安然和江煜的微博更新更是将这场舆论风波引向高潮。
沈安然先晒出了家庭聚餐的合照。
她坐在江煜身边,无名指上带着一枚钻戒。
配字「不靠金主,靠老公」。
和热搜上我投靠金主的词条遥相呼应。
江煜也掐着高峰期转发了这条,附言:
「以旧为耻,以新为荣。」
我看着照片里那枚戒指发呆。
当年我拿到金曲奖后,江煜也送了我一枚订婚戒指。
那时他跻身顶流,拿下了一个贺岁档的主角,离影帝只有一步之遥。
「再等一年,我们就结婚吧!」
江煜抱着我坐在秋千上,我幻想过千万次的求婚台词,被他随意说了出来。
可我没有抱怨,毕竟现在是他事业的关键期。
我摸着中指上的戒指,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柔软。
「那我也要送你订婚礼物,想要什么?」
江煜仰头想了一会儿,大方捏了捏我的脸。
「等我拿到影帝,送我一首歌吧!你现在先欠着。」
我撇撇嘴,「那你要是拿不到呢?」
「对你老公这么没有信心?」他笑着来挠我的痒。
三年眨眼间飞逝。
如今他是炙手可热的新影帝,也官宣了结婚对象。
一切都在按他的规划稳步进行。
只是身边的人,已经不是我了。
助理小白抢过我的手机,将药和水杯塞到我的手里。
「真怀疑你是不是受虐体质,还有心情看网友怎么骂你。」
我坐在床上笑了笑。
网友的确骂得很难听,说我是有钱人的玩物,当年的歌后也是靠潜规则上位。
但这些和三年里遭受的苦相比,实在算不上什么伤害。
「你何必呢,忍着痛也要去看他,结果还被全网骂。」
我低头吞下药片,丝丝苦意从喉间蔓延开来。
「你不打算解释了吗?」
我指指手机屏幕上的照片,他要结婚了。
就算解释清楚了,又能怎么样呢?
我不会做第三者。
次日,我正在康复中心做发声训练的时候,小白带来一个好消息。
「我把你当年做的几首歌发给《翩然》导演了,他很满意,说可以谈一谈。」
《翩然》改编自我很喜欢的小说,是今年的一部大ip仙侠剧。
因为男主和江煜特别像,当时我为这个角色写了几首歌,但一直没机会发。
如果接下这个项目,也算是对年少的自己有一个交代。
「不过……」小白露出了为难的表情。
「男主定了是江煜,他说如果你想接这个项目,得当面去跟他谈。」
我脸上的笑容僵住。
「要不,算了吧。」
小白劝我。
我摇了摇头,努力吐出音节:
「我,去。」
重新加上江煜好友后,他很快发来一个酒店的定位。
「8023,二十分钟,逾期不候。」
连陌生人的客气都免了。
我缓缓咽下心里的酸楚,让小白帮我叫了辆车。
等我踩着点气喘吁吁地敲开房间门时,江煜正穿着浴袍擦着头发上的水。
他只是淡淡地瞥了我一眼,便转身进了屋。
房间里没有第二个人的踪影,孤男寡女独处总归不妥。
我在门口踌躇,进退两难。
他回头看我,眉间涌起不耐。
「不想谈,可以滚。」
我咬牙上前,将贴着「《翩然》配乐」标签的硬盘递了过去。
江煜冷笑一声,没有接,坐到了沙发上。
我默默地将硬盘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。
江煜翘起二郎腿,缓缓开口:
「安然也对这个项目有意向,于公于私,我都没有把这个项目交给你的理由。」
我脸色一白,看来他把我叫来,只是想借机羞辱我?
「不过,叶歌后当年可以为了金曲奖委身金主,今天为了这个项目也可以陪我一晚吧?」
我愣了一瞬,开始不受控制地浑身发抖,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。
他明明最知道我为了音乐梦想付出了多少。
却用如此轻松的一句话,将我十几年的努力全部抹杀。
他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我,嘴角带着轻蔑的笑意。
「戳到痛处了?叶萱,你真恶心!」
「不过还算有几分姿色,玩一玩还是很赚——」
「啪!」
我用尽浑身的力气甩出这一耳光,手掌隐隐作痛。
江煜偏着头愣怔了几秒,反手将我按在身下,表情嘲讽。
「装什么贞洁烈女,不就看我发达了,想抬价吗?说个数——」
背上烧伤的疤痕被布料粗暴地摩擦着,大约又破皮了,痛得我渗出泪来。
我奋力挣扎,却只能喊出一个「放……」
那音节艰涩生硬,沙哑难听,像刀划在粗糙的砾石地面上。
江煜突然停下了动作,眼里全是不敢置信:
「你的嗓子……」

上一篇:藏起来的二胎

下一篇:嫁给京圈太子他爸

我来回答

  • 验证码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