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觅网

穿成渣攻的替身男宠

故事时间:2023-11-19阅读:34

幻想言情琉遐
穿成渣攻的替身男宠

最佳回答

admin

admin

推荐于:2023-11-19

我穿成了痴情韩漫受,欠债上亿那种。 夜晚还债。 傅总说:「呵,不要把你的正脸对着我,这样不像他。」 我面无表情的开始背台词: 「我喜欢金先生,先生怎样都行。」 身后的人没了声响。 他突然扳过我的脸,面目狰狞的说: 「我姓傅!姓金的是谁?」 我:...... 「傅总,我说是口误,你信吗?」  我堂堂首席职业穿书人,什么诱受,贱受,奶嗝受,只要是虐文受的身份我都穿过。 我以为没有任何形式的受,能让我大开眼界了。 直到我穿成韩漫受。 主角贯爱虐待漂亮美人受,抹布,强制,践踏。 毕竟我穿的这哥年纪轻轻,但欠债上亿。 不是我吹,等我还完债,某国GDP可以直接上升一个高度。 攻傅宰佑,明面上住顶楼的霸总,背地里是放高利贷的黑社会老大。 我原本这辈子都还不起债。 只因我与他出国的白月光有几分相似,便让我做替身,供他发泄那些不能发泄在白月光身上的欲望。 傅宰佑最喜欢说: 「呵,不要把你的正脸对着我,这样不像他。。」 我翻着白眼,只能心底吐槽: 「难道我海纳百川的身体就像你白月光了?」 虽然傅宰佑喜欢羞辱我。 但胜在他技术好,出手阔绰。 我的目标就是还完债务,在被抹布前重新生活,所以我忍了。 我面无表情的开始背台词: 「我喜欢金先生,先生怎样都行。」 身后的人没了声响。 他突然扳过我的脸,面目狰狞的说: 「我姓傅!姓金的是谁?」 我:...... 「傅总,我说是口误,你信吗?」 他掐着我脸的手劲很大,显然被我死鱼一样的表情气急。 但他不知道,我的脑子正在飞速运转。 就在刚才,我可以说把这辈子看的韩漫都从脑子里过了一遍。 最后在他即将发疯前,我急中生智,绝顶聪明的脑瓜灵机一动。 我颤抖地说: 「先生不是说不喜欢我在那个时候叫你的名字...」 我这句话说完,傅宰佑的脸上一时间五光十色。 他蹙眉,恶狠狠地看我说: 「我怎么不记得我有说过这句话。」 「呵,宋明诚,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知道骗我的代价是什么。」 能有什么代价。 无非就是玩得再狠一点。 毕竟是韩漫里的保温杯,会有点疼。 嘻嘻,可我就喜欢刺激的。 但我知道真正的宋明诚并不喜欢。 他是一个温和的人。 如果不是因为债务,真正的宋明诚应该会经营一家花店,过着自己的小日子。 可惜他是韩漫受,注定不能做自己。 我为了维持人设,当场表演了一秒落泪的戏码。 眼眶红红的我看着傅宰佑,委屈地说: 「也对,你不记得很正常。」 「傅先生只会记得那个人说过的所有话。」 「傅先生要罚我,就罚吧。」 不知道是我这坚定的仿佛要入党的脸给他吓到了。 还是傅宰佑简单的头脑终于想起来他玩弄我的时候说过这句话。 他捏着我脸的力道微微松了松,本来像是吃了烂泡菜一样的脸色总算是淡了些。 但他到底是面子比天高的黑道大佬。 傅宰佑勾了勾唇角,恶意地看着我说了一句:「怎么,听你这话像是吃醋了?」 「宋明诚,你什么身份,什么地位,也配吃他的醋?」 「躺过去,撅起来,今天我不好好惩罚你,你都摆不清自己的身份了。」 傅宰佑洋洋得意地松了我的脸,拖着我的腰往后拉。 等到背对了傅宰佑之后,我假装颤抖,实则嘿嘿嘿。 说好咯,惩罚了我,可就不能再惩罚别人了哦~ 傅宰佑的体力是好,不过可惜,我青岛不倒威名可不是白喊的。 结束的时候他在我身侧睡得天昏地暗。 而我,悠悠地点了根烟,站在阳台上,吸了一口。 「好爽。」  傅宰佑拿我家当宾馆。 我拿傅宰佑当提款机。 他穿裤子走人,我火急火燎地赶去医院。 是的,韩漫受人均身世凄惨,一个好赌的爹,一个水性杨花的娘。 但大约是作者也担心这孩子活不了,就多给了我一个隔代亲的外婆。 但为了让我更加悲催,外婆身患只能拿药续命得绝症。 我受了委屈,emo了,或者活不下去了,外婆就会很巧地打来一通电话。 我从小就是孤儿,所以多少能够感同身受。 她就是宋明诚的救命稻草。 按照剧情,今天我去照顾外婆的时候就会遇到债主上门催债,然后被攻的一号大舔狗看见羞辱。 原著里,债主进病房暴力催债,把外婆活活气死。 为了帮助宋明诚改变这个剧情,我必须提前发现他们然后将他们支开。 宋明诚到底是被她带大的,一眼就看出来我今日的不同。 她喝着我手里喂给她的糖水,开口: 「诚诚今天是有什么心事吗?」 我顿了顿才回过神来。 我像原主一样温柔地喂她喝药,然后笑了笑说: 「我没事的外婆,昨天没睡好,有点走神。」 说完这句话,我就有些后悔了,她一向对我说的话都很在意。 果然,外婆握住了我的手,小心地说: 「是我没用,才让诚诚这么辛苦。」 我忙说: 「怎么会,没有您,就没有我。」 「没睡好是因为工作上和朋友的事,怎么弄能怪外婆?」 我是被霸凌退学,没有朋友。 外婆其实知道,但是她没有戳穿我,只是叹了一口气,点了点头,说: 「外婆也没有多少活的日子了,就是舍不得你...」 我打断了她说话。 「您只要开心一点,就能多陪陪我啦。」 这时,我听见外面嘈杂的脚步声。 害怕不让外婆担心,我松开握着她的手,哄骗她说去卫生间。 果然,我才刚刚推开病房的门,就撞上催债的团队。 为首的肥头圆而油腻男一把揪住我的衣服把我扯到角落,恶狠狠的说: 「找你找的是真他妈辛苦!」 「你那个死爹在我们这儿欠得三千万韩元什么时候还!」 他说着就一脚给我蹬地上,把外面看戏的人都吓了一跳。 原本我的屁股就疼,现在这一跤摔得更疼了。 而且傅宰佑昨天没给我钱。 我手头所有的钱又都给外婆付了医药费,啥也不剩的我只能发疯。 当机立断,我跪在地上,扭曲、蠕动、爬行。 一边声嘶力竭地喊,一边螺旋打圈的扯疯: 「求求你们,求求你们饶我一次,我现在没钱,我真的没钱,啊啊啊,我爹欠你们钱,我还不了是我的错。」 「求求你们不要告诉别人,求求你们啊啊啊啊啊!」 这几个彪形大汉显然也没有想到我的反应会这么激烈。 整个医院大厅,比打了聚光灯还亮。 不用他们告诉别人,谁听不见我地嘶吼,那就是我不够卖力! 催债的老大面色扭曲的站在那里,他看我顶着漂亮的要死的脸蛋沉浸式发疯。 他的小弟直接懵了,问: 「老大,你这一脚,踢到他脑袋了?」 那大汉懵逼地摇头,显然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诡异地发展。 眼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,纷纷围观,甚至掏出手机拍摄。 几个催债的怕惹麻烦,恶狠狠地对我说: 「再给你一个星期,一个星期后我们拿不到三千万……」 催债大汉放低声音,用只有我能听见的声音,在我耳边说: 「别怪我们把你那个爹拆了快递给你!」 说完,催债的都脚底抹油地离开人群。  傅宰佑的大走狗已经在楼梯转角目得一切。 我从地上站起来,假装惊讶扭头,对上了他的视线。 我眼里带着三分不可思议,六分心虚,一分羞愤,颤抖咬唇说: 「怎么...怎么是你...」 大走狗夸张小人得志地「哈哈哈」仰天大笑。 他到了我的面前后,就差把「嘻嘻嘻,被我抓住把柄了吧」写在脸上。 他说: 「宋明诚,你在傅前辈面前,不是伪装成纯洁小白花吗?」 「刚才你在地上爬的场面,可真是精彩呢。」 「你说,我被这些告诉傅前辈,他会怎么看你?」 我笑死,为了能让他看见,我只能在地上发疯拖延时间。 不过放心,我还有更炸裂的。 我直接一把搂住了他的腰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: 「呜呜呜,求你别告诉傅宰佑,你让我做什么都行。」 「你知道的,我从小就离开了爸爸妈妈...」 「我知道你也喜欢傅前辈,我真的不介意你跟我们一起,真的……」 傅宰佑的大舔狗:「...」 围观群众:「...」 我的发疯文学果然有用,大舔狗一把推开我,忙不迭地就跑。 他最后看向我的目光,就像是在看什么邪教组织的大头头。 惊恐,害怕。 像是生怕再多待一秒钟,我的疯病就能传染到他的头上。 病房里的外婆到底还是听见声响,她担心地问我: 「诚诚,那些人又找来了吗?」 我安慰外婆说: 「是啊,不过这次我不会再管那个赌棍了。」 「外婆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」 外婆见不得我受苦,她抹着泪,也下定决心地说: 「诚诚别管他们,他们就不配为人父母,外婆最大的心愿就是你能过好。」 我哄着外婆睡觉,只有睡着的她才会舒服些,不用被身心折磨。 傅宰佑电话来得很快,他呵斥我立刻马上到他面前。 我刚到楼下就被他一把拽进车里,随后带回别墅。 他好急,几乎是暴虐地把我摔到床上。 他眼里带火,目光自上而下地扫视了我的一遍,说: 「你真丢人。」 「呵,不要用你的脸对着我,你和他一点不像。」 他说着便让我背对着他,脸冲着床。 我开始面无表情背台词说: 「我喜欢金前辈,前辈怎样都行。」 我本意是放宽心,也好快点度过这场凌辱。 结果身后的人戛然而止。 紧接着,在我反应过来之前,傅宰佑突然扳过我的脸, 他面目狰狞,眼里的怒火,像是要将我燃了。 「我姓傅!那个姓金的是谁?」 糟糕,玩岔了,我的腰看来是保不住了。 我只能红着眼睛看着傅宰佑说: 「如果我说,是我记错了,前辈会相信吗?」

上一篇:表姐她又被家暴了

下一篇:春意迟

文觅网app

我来回答

  • 验证码